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凌晨的酒吧,只有店员和老板在看世界杯

2023-05-31 19:29:32 444

摘要:凌晨,李溪(化名)倚靠在沙发上,精神倦怠地看着世界杯。比赛结束了,他下意识地刷了刷手机上的快递订单,购买的餐盒和水杯在快递转运中心已经滞留了七天。因为疫情,李溪的酒吧今年关关停停。他原打算将酒水用外卖的方式送出去,但所需要的物料迟迟无法到货...

凌晨,李溪(化名)倚靠在沙发上,精神倦怠地看着世界杯。比赛结束了,他下意识地刷了刷手机上的快递订单,购买的餐盒和水杯在快递转运中心已经滞留了七天。

因为疫情,李溪的酒吧今年关关停停。他原打算将酒水用外卖的方式送出去,但所需要的物料迟迟无法到货,原计划的世界杯促销也成了设想。

为了维持酒吧的生意,夏天的时候李溪曾经在大街上摆摊,冬天来临时他希望借着世界杯来给自己的酒吧“续命”,但最终剩下自斟自饮,虽然刚刚交了三个月的房租,但对于自己精心开办的酒吧的未来命运,李溪只能说“听天由命”。

01 疫情暴发后失业,开酒吧重新“出发”

如果时间回到一年前,凌晨是酒吧里最惬意的时间,李溪会给顾客调一杯鸡尾酒,配上一些水果和小吃,也会跟相熟的老主顾聊一聊天南海北。

李溪的这家酒吧名叫“麻雀Sparrow Bar”,位于北京朝阳区青年路附近,“麻雀”很小而且很高,在地上11层,这看起来“不接地气”,却成为该地段有名的酒吧。

这家酒吧是疫情以后诞生的,在常态化防控的两年时间里,酒吧一直很红火。

以前,李溪酒吧的生意相当红火

疫情之前,李溪从事海外纪录片的拍摄工作,他的妻子则从事境外游,两个年轻人时不时地就往国外跑,用自己的工作把中国和世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

2019年年底,新冠疫情在武汉暴发,2020年春节期间全国开始抗击新冠疫情的工作,那时李溪原打算去拍摄“一带一路”的纪录片,受此影响而作罢。

谁也没想到,新冠疫情持续了如此之久,出国成了不可能的事情,李溪和妻子都因此而失业。

“为了生活自救也好,为了理想情怀也好,我们没有被疫情击倒,靠着自己的努力和乐观生活着。”李溪说。夫妇俩拿出了存款,转行开起了酒吧,靠着互联网的营销思路,很快就让酒吧的经营走上了正轨。在大众点评网上,“麻雀”的评分也在朝青地区名列前茅。

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两年里,“麻雀”酒吧吸引了周围不少年轻人来光顾,很多人喜欢下班后在这里小酌一杯,看着灯光下的车水马龙,聊聊过往或者未来的期待。

因为生意好,2022年3月,“麻雀”第二家分店开业,但没想到的是,很快“麻雀”就迎来了危机。

02 春天酒吧被迫闭店,外出摆摊实现了“自救”

4月底,北京暴发多点疫情,餐饮行业暂停堂食,“麻雀”也只能暂时关张。

在停业的时间里,李溪还坚持给三名服务员开基本工资。李溪说,这三名服务员年龄都不大,有的还是第一次来到大城市打工,他们很懂事,发了工资以后会寄钱给父母,“我不想让他们小小年纪就对生活失望,我想告诉他们,困难总会过去。”

坚持了一个多月,北京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,5月底传出了准备恢复堂食的消息,李溪和服务员们一起把酒吧打扫干净,准备第二天重新开门迎客。

然而,只营业了4天,天堂超市酒吧疫情暴发,防疫要求所有酒吧娱乐场所全部暂停营业。

李溪回忆,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是正在跟妻子一起开车回父母家的路上,他当时就跟妻子说:“完了,咱们也得关了。”

在后来那段日子里,经济压力让李溪喘不过气来。算上刚开业一个月的新店、房租,还有员工生活保障和其他开销,每个月要耗资三四万。

没有收入,李溪只能用积蓄支撑,到了6月要交房租的时候,账上只剩下几百元。

一天晚上,李溪夫妻俩彻夜长谈,妻子劝他先把情怀放到一边,想办法“活下去”。于是,他们打算在闭店的这段时间里,主动出击,走出去,到路边摆摊。

李溪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几个服务员,小兄弟们也很支持他,都说:“哥,你管吃管住,不开门还给我们发工资,我们跟你一起干,不要工资也行啊。”

6月12日,李溪从店里拿了几瓶酒,带上几个小兄弟,把车停到了朝阳大悦城的路边,开始了第一次摆摊。

李溪开着车出摊,做起了“麻雀野喝”

出发前,他跟兄弟们说:“咱们今儿能卖一杯就是胜利。”

果然,那一天就卖了一杯。车刚停下不久,就有人买了李溪一杯鸡尾酒,李溪赚了38元。可惜后来下起了小雨,李溪不得不草草收摊。但这一步的成功让他和兄弟们都很兴奋,大家一起去花了500多元吃了顿烧烤。

后来几天,李溪在二道沟桥上看到有一位大哥卖咖啡,他过去跟这位大哥聊了聊,觉得这个位置不错,于是也在二道沟桥摆摊。

“因为疫情,酒吧关停,为了自救,涛声依旧。”李溪在朋友圈发文说,“一杯敬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,一杯敬路灯侧影自得其乐。”

摆摊的第二天,李溪就迎来了回头客,后来有客人每天都来捧场,一来十天,天天在桥头买他的酒喝。

在摆摊的日子里,李溪会一直坚持到最后一位客人离开,有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,他才会关上后备箱的盖子,然后把车周围的垃圾打扫干净。而第二天一早,他就会爬起来,跟妻子一起去市场买当天最新鲜的水果。

李溪出摊自救,却没想到生意不错

李溪说,他不想因为摆摊而降低品质,尽管大街的环境无论如何也比不了酒吧,但他仍想给客人提供最好的享受。

摆摊后,李溪会把客人拉进微信群里,让这些在困难时期照顾他生意的路人,在未来能够享受福利,他把这个群的名字叫“麻雀野喝”。为此,他还特制了印有“麻雀野喝”的纸杯,哪怕摆摊也想要摆出一点品牌和情调来。

03 酒吧恢复了营业,客人却越来越少

尽管夫妻俩收摊很注意环境卫生,但没过多久,城管还是来了。

6月20日,城管队员接到举报,来查处“麻雀野喝”。对于城管的工作,李溪也理解,城管也理解他们是为了生计,双方心照不宣地“打游击”。但后来因为总是有人举报,城管干脆常驻下来。

李溪记得,6月28日是他最后一次在二道沟桥摆摊,那天城管陪他们坐了一晚。临走前,他给了城管队员一杯酒:“我以后不来了,这段时间给您添麻烦了,这杯酒算我送您的。”

“麻雀野喝”的生意也并未长久

摆摊以来的这半个多月,李溪赚到了“救命”钱,虽然摆摊的酒价只有店里的三成,但这些收入帮他解决了店里的房租,还能够给员工开出工资。

后来,随着北京疫情完成清零,“麻雀”酒吧重新开门,但李溪仍旧承诺,摆摊时买过酒的客人,到店可以享受每周一次的优惠。

他希望,用这种方式回馈大家的支持。

喜欢“露天野喝”的人似乎对重回酒吧没什么兴趣,李溪自己也曾想把“野喝”坚持下去,但受迫于城管的压力只能作罢。后来,北京一些地方开始出现后备箱集市,李溪也考察过,但他觉得那种集市类似“庙会”,缺少了路边偶遇一瓶美酒的那种惊喜和氛围。他还曾尝试让“野喝”杀入露营圈,不过随着天气转凉,这件事情也暂时放下了。

酒吧重新营业后,李溪感觉生意整体来说大不如前,尤其是进入到9月份后,生意一天不如一天,过了十一干脆就断崖式下跌。“十一的时候很多人出去了,但是后来回不了京,防控也一天比一天严,很多人都不出门。”

李溪说,总体来看,酒吧的生意只有前两年的三分之一,以前两个人到酒吧喝酒聊天,得花个万八千的,现在一人一杯,喝完了在座位上干聊。虽然酒吧的人气还行,但收入已严重下滑。

而转行做微商的妻子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,他认为,这都是消费降级的结果,大家都在省着花钱。

04 圣诞节客流稍有“复苏”,希望酒吧早点等来春暖花开

李溪曾经把希望寄托在世界杯上,今年夏天的时候他盘算过,11月中旬世界杯开始到12月中旬结束,然后很快就是圣诞节和跨年夜,这如果放在以往,必然是好的促销时间点。

为此,他和妻子一起围绕着世界杯设计了很多促销活动,比如来店看球的优惠券,猜胜负猜比分的奖品,他想用世界杯和年底这一个半月的时间,把五六月份封控时的损失给找回来。

围绕世界杯设计的促销活动,也抵不过酒吧里的冷清

结果,世界杯开幕式那天,店里一个人都没有,新一轮的疫情防控开始了。世界杯的第二天,李溪的酒吧所在楼栋出现疫情,整个楼栋被封,店也没法开了。

一切策划都成了泡影,酒吧的大屏幕上播放的还是世界杯,不过观众只有店员和李溪自己。

冬天太冷,李溪不能再去摆摊自救,他打算用外卖的方式来挽回一些损失。为了能够让外卖更吸引人,他希望能够让外卖的酒水口感达到店内90%的程度,并提出了“让生活增加点仪式感”的宣传口号。为此,他买了分装的餐盒和杯子,想把鸡尾酒装在几个不同的杯子里,然后让顾客回家自己兑,这样就避免了送外卖过程中颠簸导致的酒水浑浊。

为了外卖的品牌,李溪不可谓不用心。然而再用心也没有用,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。

新店的楼栋封了,外卖也送不了。老店虽然没封,但因为准备的物料没能送来,送外卖的事也无法进行。好不容易快递恢复了,刚收到物料没有几天,老店又被封了。

“这次跟春天的时候不一样,当时虽然不让堂食,但外卖很火,大家都在想着尽力自救,挽回损失。但这次,我问了很多身边的餐饮同行,好多人连外卖都不干了,因为外卖运力不够,大街上也没有人,而且供应链也断了,好多货品都做不了,只能是有什么卖什么,卖完了就完了。”李溪说,他现在的心态也跟春天的时候不一样,“爱咋地咋地吧,大不了不干了,越干越亏。”

李溪想靠外卖增加些生意,却也成了泡影

世界杯期间,李溪在酒吧里,不再像头两年那样忙着招呼客人,而是自己一个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球。店里的员工给他发信息,问他现在去超市买东西要求核酸多少天。李溪回答:“真不知道,我都好几天没做了,也不出门,做了反而有风险。你们也别去了,叫外卖得了。”

除了凌晨看球,白天补觉之外,剩下的时间就是用刷手机来打发。每次看到有防疫政策的调整,李溪都会点开看看。他确实发现,防疫政策越来越人性化了。

有一天,他看到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表示疫情防控进入了新阶段。李溪想着,政策的调整开始了,但三年来疫情带来的冲击并不会那么快过去,很多事情也不能全都归咎于疫情防控。

今年的圣诞节,酒吧的客人依旧比去年少不少,但李溪感觉能看到点希望了,“至少比前阵子世界杯时,(客流)缓上来了一些。”他心里还是揣着那个再现实不过的期望:“我的酒吧能等到春暖花开的那一天。”

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子渊

编辑/张彬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